李心草最后三小时:哭喊乱语,曾多次冲出酒吧

全程回顾李心草死亡案:35天里的20个细节 云南昆明理工大学大二女生李心草酒后殒命盘龙江36天后,昆明市公安局10月14日晚通报称,对盘龙公安分局办理的李心草死亡事件,提级成立由昆明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任组长的专案组,对李心草的死亡立案侦查。 9月9日凌晨,李心草的母亲陈美莲接到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鼓楼派出所的电话称,她19岁的女儿在盘龙江跳江溺亡。 数小时后,李心草生前最后在一起喝酒的室友任某燊(女)、任某燊朋友罗某乾(男)和李某某昊(男),与李心草家属在派出所当面对话。家属将双方谈话内容进行了录音。 澎湃新闻从李心草家属处获得该录音。根据录音,前述两男子向家属称,李当晚一共喝了五六瓶啤酒,并称,喝最后一场酒时,“当时听着感觉就是李心草出现了幻觉”,但他们强调从没碰过违禁品。 9月15日,无法接受李心草死亡这一事实的家属调看酒吧监控视频时发现,李心草疑遭罗某乾猥亵、扇耳光,他们将这段视频拍录。10月10日,陈美莲把视频发布到微博,该事件迅速引发网友关注。 10月13日,澎湃新闻通过权威渠道查看李心草事发当晚视频资料发现,从9月8日19:41至23:03,四人接连到3个酒吧喝酒,共点了36瓶啤酒和4支调制酒。到9月9日凌晨最后一场酒时,李心草疑似醉酒,显得情绪波动大并有摔物举动,曾一直哭喊“你不要来找我,十年了,找他(她)”。但李心草的表姐对澎湃新闻表示,近十年李心草家里没发生过特别变故、事件。10月14日,昆明警方通报称,10月10日,李心草的母亲向公安机关书面提出尸体解剖申请。10月13日,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应李心草母亲委托,对李心草尸体进行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检材分别进行检验鉴定。同时,市级检察机关同步介入监督。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牵头成立工作组,对专案工作进行督察,对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开展倒查。 四人先后三家酒吧喝酒 9月8日,李心草赴了一场死亡之约。 邀约她的是同班同学兼室友任某燊,两人就读于云南昆明理工大学大二物联网专业。任某燊约的人都是她红河州的老乡——在昆明务工的罗某乾和云南开放大学学生李某某昊。李某某昊自称跟任某燊认识有六七年时间,罗某乾则表示平常也跟任某燊一起玩。 据李心草家属称,她们从李心草同学处了解到,当晚原计划同寝室4人一同前往,吃饭AA制,但一人因经济原因未成行,另一人跟朋友有约未成行,只有李心草跟任某燊二人前往。任某燊有男朋友,在重庆上大学,罗某乾和李某某昊她们都没见过。李心草家属称,心草此前并不认识这两名男子。 相关视频显示,9月8日13时48分,李心草和任某燊,从呈贡大学城乘地铁出发赴约。15时许,四人在昆明恒隆广场碰面。19时30分,四人在正义坊步行街吃过火锅后,于19时41分进入鼎新街789酒吧。 李某某昊告诉李心草家属称,吃完饭后四人无事干,在罗某乾提议下,他们四人进入酒吧点酒,一瓶300ml的那种,李心草喝了3瓶左右,其余的被他们三人喝了。消费单据显示,此次共点啤酒12瓶。 视频显示,当晚21时23分,四人从人民中路转到江滨西路,进入魔幻季节酒吧。消费单据显示,他们此次他们又点了啤酒12瓶,是500ml大瓶。据罗某乾和李某某昊分别称,此次李心草喝了一瓶多。当晚22时38分,四人离开魔幻季节酒吧。据李某某昊称,此次离开酒吧后,他们前往地铁站赶地铁,但因错过最后一班地铁无法回去,“我们(打算)找个地方开个房间睡一晚。”李心草家属称,事发当晚21时许,李心草的同学曾联系她,李心草表示要赶回学校,让她们帮忙接点热水,但到23时左右,其同学在微信上接到消息,“她们回不来了,第二天直接到教室,让我们帮忙带下课本。” 同行男性称感觉李心草出现幻觉 视频显示,未赶上地铁的四人第三场酒是在桃源街热度酒吧喝的。9月8日23时3分58秒,四人坐在酒吧靠门的位子。 录音中,罗某乾告诉李心草家属,他们在该酒吧点了12瓶啤酒,四人一起喝了四瓶不到时,李心草开始胡言乱语。李某某昊则对家属称,他们转到热度酒吧的时候李心草已经醉了。 热度酒吧的消费单据显示,除了啤酒外,他们还点了4支调制酒。 其间,李心草曾独自上厕所,罗某乾也独自上厕所,原本跟李心草坐一条凳上的任某燊与对面的罗某乾换了位置,让罗某乾与李心草坐在一起。 视频显示,23时59分46秒,疑似醉酒的李心草埋头趴在凳子靠背上,随后又倒下去靠在罗某乾的腿上,罗某乾张开双手。9月9日凌晨0时11分23秒,李心草又一次倒在罗某乾的腿上。 9日凌晨0时13分30秒,视频画面中的李心草显得情绪激动,有摔打的举动,后被另三人制止,并拔掉了墙上的充电器。随后,李心草曾冲出酒吧,又紧接着返回躺在凳子上,罗某乾三人给她头部垫上自带的包包。 9日凌晨0时19分30秒的视频画面中,李心草用头撞桌子、手乱甩,然后再次冲出酒吧门,约两分钟后被其余三人搀扶进门。0时23分时,扶着她的任某燊未能控制,两人摔倒在酒桌下。 根据李某某昊的描述,在此期间,李心草一度坐着发呆、摇头,他们搀扶着她在门口蹲了会,她又往盘龙江边冲,他们再将她拉回酒吧坐下,坐下后,李心草“像中邪了一样,她哭喊‘你不要来找我,十多年了,找他(她)!’我问哪个找,她指着酒吧门口,我看酒吧门口又没人,就安慰她不要怕,我们都在,她就掐自己的脖子。” 罗某乾也说,他当时听着感觉就是李心草出现了幻觉,一直在说“十多年了,你不要来找我”。 其间,视频中李心草在哭泣,并打翻了桌上的东西,并能听到任某燊他们的安慰声“没事没事,别怕,有我们在。”李某某昊说,随后自言自语的李心草讲一些奇奇怪怪的话,并又往酒吧外冲,被他们拉回后“可能体力耗完掉之后就突然安静了”。 9日1时37分10秒,李心草砸掉了一瓶啤酒,被制止后,服务员上前跟罗某乾沟通。随后,李心草冲出视频画面,在酒吧外“啊”地吼叫了一声。 再次出现在画面中时,李心草被任某燊三人搀扶,进酒吧后就躺在凳子上。1时44分,罗某乾一手抱着李心草的头,俯身贴近李心草,但罗某乾静止不动,任某燊与李某某昊就在身边。这个长达25秒的镜头,后被广泛质疑罗某乾可能存在猥亵行为。 此后,李心草又有摔烟灰缸、抢包包的举动,视频中能清晰地听到任某燊三人有人在说:“实在不行,送医院。”1时47分45秒,罗某乾举手开始扇李心草耳光。此时,视频中也能听到罗某乾说“把她kao(音注:方言,意为“敲”)醒掉”,并打了李心草两个耳光。关于“俯身压着李心草25秒的镜头”和打耳光的镜头,罗某乾三人事后给解释称,俯身是说话安慰“叫她不要闹了”,打耳光是为了看能否把李心草打醒。 凌晨1时53分40秒,服务员上前与罗某燊他们沟通,罗转到前台结账。随后,服务员送上一杯水(后反映是糖水)给李心草,李心草喝了一口后反手浇在了自己头上。 2时许,李心草冲出酒吧门,李某某昊跟了出去,约1分钟后,罗某乾也出门。当晚被拦车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澎湃新闻,当时在酒吧门口他见有女孩招手叫车,女孩旁边还站着一名男子。随后,他将车开到路边,女孩从后门上车坐在后排位置。 出租车司机说,女孩上车后,前述男子将车门打开,劝女孩下车。随后,另一名男子从酒吧里出来,站在车边。两男子均劝女孩下车,并称“你喝多了,再玩一会儿,等下一起走”。 “女孩上车后没有说过一句话,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就呆坐在后排座位上。”出租车司机说,大约坐了两三分钟后,女孩从后排座位的另一侧下车,走向江边,“(女孩)走得很快的样子,两名男子也跟着女孩向江边方向走去”。 翻过护栏“跳”进盘龙江 视频画面显示,凌晨2时2分8秒,酒吧外面先是传来一男子喊叫:“有人落水!”紧接着一女子喊叫了一声“啊!” 李某某昊说,下车的李心草走到江边翻过了护栏,等他反应过来时李心草已经跳下去了,“我拉了一把没拉住,我喊人赶紧救,跑了十米左右,最开始还能看见她的头,慢慢就不见了。” 视频画面中,听到“跳江”的声音后,有人跑到酒吧拿了墙上的救生圈冲了出去。 四人当晚所在的热度酒吧,距离盘龙江江边约10多米,江边有救生箱,箱内有救生圈,距离事发点最近的救生箱约80米。 李某某昊告诉家属,李心草当晚落水后,一名过路的退伍军人跳入河中帮忙施救,但因天黑未成功。 罗某乾则称,事发后他拨打了110和120,他还称“李心草多次有割腕、跳江的自杀举动”。 昆明警方公开通报称,9月9日凌晨2时4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警称,有人跳入盘龙江。市公安局、盘龙分局两级指挥中心随即指令两辆巡逻车、鼓楼派出所民警处警,并通知盘龙江沿线的20个派出所和市消防支队开展搜救。处警民警于2时8分许到达现场搜救,并将任某燊、罗某乾、李某某昊带至鼓楼派出所调查。 最先赶到事发现场的亲属是李心草的表姐陈女士。她向澎湃新闻表示,她赶到现场后看不到任何人,又去了鼓楼派出所,做口供的罗某乾三人向她陈述了上述经过。 事发后,昆明警方、消防队、蓝天救援队等相继介入帮忙搜救打捞。9月11日7时20分许,昆明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接报警称,在滇池东码头发现一具女尸,经法医初检、民警走访调查、家属到场辨认系李心草遗体。家属看到李心草遗体外表并无外伤,现场的技侦人员发现李心草的血液已经凝固了,初检为溺水死亡。 昆明警方提级成立专案组立案侦查倒查 李心草是云南曲靖市师宗县人,作为独生女,她是陈美莲的依靠。李心草10个月大时,其父亲在煤矿矿难中去世。 在母亲陈美莲及舅妈赵女士的印象中,李心草从小到大都是乖乖女的形象。 陈美莲说,她回家后也不出去跟初中、高中的同学玩,就喜欢在家睡懒觉,“我问她怎么没有人约你玩,她说回家了就家里跟妈妈呆着。” 陈美莲记得,女儿回家后除了睡觉,在吃饭时出门,看到桌子上有好吃的会直接用手抓,“有时候她来厨房也说,你切菜的技术不行,我来切。”而最近的一次回家,她给外婆洗了被子,帮外婆补上了床上较软的床铺。 亲属告诉澎湃新闻,李心草母女的户口还在舅舅家名下,而她上学的学费,都是亲戚们相互接济。 “她的生活费每月大约七八百,也不一定,每次开学一次性打卡里。”陈美莲觉得,女儿是不乱花钱的女孩,“平常就买买水。” 陈美莲说,女儿不是喜欢喝酒的那种人,酒量也不大,平常逢年过节女儿会偶尔喝一点酒庆祝一下。 陈美莲说,上大学了,她问女儿有无喜欢的人,女儿态度坚决地表示没有恋爱。 李心草和任某燊的同学告诉家属,两人成绩都不错,大一综合成绩李心草第四名,任某燊七八名的样子。李心草平常睡得很早,作息规律,没有遇到晚上哭的情况,最近也没有反常的情况。 亲属们告诉澎湃新闻,9月15日他们在酒吧观看视频,发现了罗某乾压着女儿的举动,紧接着又发现了罗某乾打耳光的镜头,这与之前罗某乾向他们保证没有任何接触、刺激、冲突的言辞相矛盾,由此他们怀疑女儿遭遇不幸完全与此有关。 9月16日,李心草表姐陈女士到公安机关反映称,李心草在落水前疑遭猥亵,鼓楼派出所受案调查。 昆明警方表示,事发后,因李心草的遗体并无明显外伤,并无证据证明系他杀,家属也没有提出尸检申请,故警方一直没有下发死亡通知书和不予立案通知书。 10月14日晚,昆明警方公开通报,10月10日,李心草的母亲向公安机关书面提出尸体解剖申请。10月13日,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应李心草母亲委托,对李心草尸体进行解剖;云南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和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检材分别进行检验鉴定。 目前,昆明市公安局综合现场勘查、走访调查、视频分析、物证检验等工作情况,对盘龙分局办理的李心草死亡事件,提级成立由市公安局分管副局长任组长的专案组,对李心草的死亡立案侦查;市级检察机关同步介入监督。市公安局督察支队牵头成立工作组,对专案工作进行督察,对盘龙分局前期工作开展倒查。

Categories欧洲杯比分下注